谢伯阳

文:


谢伯阳以前赵安安花钱他是从来都不会计较的木青穿着洁白的衬衫,站在砧板前,利落熟练的切土豆丝赵安安紧紧的握住木青的手

幼小的景睿此刻是崩溃的如果她疼,那么他愿意一直哄她赵安安心满意足的在木青温暖的怀抱里睡了过去,结果她昨夜失眠没怎么睡,今天不小心睡的有点儿多,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谢伯阳赵安安脱衣服的时候倒是挺利落的,这会儿穿衣服却磨磨蹭蹭的

谢伯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扛过去的景天远还好说,他自己有老伴儿,不至于太孤单寂寞这是木青的职业,赵安安其实能理解,她只是今天被木青检查身体的时候,想到他也会给别的女人这么检查,心里的醋意犯了而已

现在被逼上了“梁山”,只能拼了小命儿的去恶补知识了她又在心里把自己给鄙视了一番,然后好奇的跟着木青进了研究所九个月大的孩子,就应该断奶了谢伯阳

上一篇:
下一篇: